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28章 強敵突襲

一天后,夜里。

余慶一個人百無聊賴地呆在家里,無所事事。

學校明天才正式復學,他爸媽這個點還在餐廳里忙碌,而林小晚在暴露了自己“和男學生廝混胡鬧”的驚天丑聞之后,也被她那個差點沒被氣得心臟病發作的老媽無情地禁足在了家里。

家里沒有別人,就連那只胖胖的大橘貓都沒在家陪他。

在吸收魔種、成為“魔獸”之后,橘貓胖虎一躍從一個行動遲緩、渾身無力的大胖子,變成了一個身手矯健、動作迅捷的大胖子。

這下子,它的整個生活習性都改變了:

原先這只大橘貓最喜歡做的事情是蹲在家里吃東西、睡大覺,挪動兩步就要喵喵直叫地大口喘氣。

而現在,它就像是一個熱愛運動的體育健將一般,沒事干就跑到小區外面奔跑疾馳、飛檐走壁。

顯然,凌駕于凡俗的強大力量,要比吃飯睡覺養膘更令貓著迷。

得益于那先天境界的魔氣修為,橘貓胖虎現在全力在那屋檐樓宇上奔跑起來,看起來就真的跟“飛”沒有什么區別。

日子久了,近海市里都開始流傳起了“夜里有豬在樓上飛”的都市傳說。

“唉...”

余慶無所事事地刷著手機,看著新聞,卻是不由輕聲慨嘆:

他昨天拍的視頻在被杜衡發到網上之后,的確成功地引起了一波輿論風潮。

可是這雷聲大雨點小。

網友們的聲討都已經差不多匯成海嘯了,也沒見那藍羽公司受什么傷。

而信息時代的網民的確記性差。

僅僅過了一天,這事的熱度就不知不覺地降下來了。

網絡上的熱搜,又漸漸地變成了“某某明星抽了支煙”、“某某明星結了個婚”、“某某明星減了個肥”。

對于這種現象,余慶也無話可說。

而就在這時...

砰砰砰!

家門被人突然敲響。

“嗯?”

余慶看了看手上的表:

時間才剛剛過八點,他爸媽現在肯定還在店里。

“誰啊?”

他從沙發上站起身來,試探著問了一句。

“送外賣的!”

門外響起了一個男人粗渾的嗓音。

“啊?”

余慶微微一愣:

“外賣?”

“我沒訂啊,你看看是不是送錯了。”

說著,他毫無防范地下意識打開了門,準備和那位粗心的“外賣員”當面對質。

然而...

就在門開的那一瞬間,門外就陡然伸進來了一根粗壯無比的胳膊。

這胳膊肌肉健碩、青筋暴起,看起來堅實有力,但行動起來卻一點都不顯笨重。

它從那剛剛打開沒多少的門縫中瞬間穿插進來,緊接著就像是一條靈活的巨蟒一般疾速扭轉騰挪,在那一剎那間就牢牢地擒住了余慶的手腕。

緊接著,那手臂上傳來的就是一股令人難以承受的恐怖巨力。

“啊!”

余慶本能地發出了一聲慘叫,只覺得自己整條胳膊都像是被人捏碎了一般劇痛無比。

“是敵人?!”

他的心中陡然蹦出了無數個問號:

“他到底是誰?”

“為什么要找上我?”

余慶也來不及思考這個問題,只是下意識地想要摁下自己智能手表上的求救信號召來救援。

然而,他這時候才無奈地發現...

自己戴著那智能手表的胳膊,已經被那個神秘的敵人牢牢地擒住了。

而從剛剛對方那種令人完全反應不及的速度,對方手上那股讓他根本無力反抗的力道上看,這個神秘敵人的實力還要遠遠在他之上。

緊接著,敵人身上傳來了一股毫不掩飾的魔氣波動。

這魔氣波動是如此強大,迫得余慶都有些喘不過氣。

“先天高手!”

余慶心里咯噔一沉。

他回憶了一下自己當初面對裴常樂時的情形,稍加對比后便得出了一個令人絕望的結論:

“這是先天巔峰的魔修!”

先天巔峰的魔修,是余慶自己絕對無法抗衡的存在。

他上次能和裴常樂四六開完全是依靠槍械之力,而現在自己身上不僅沒有強大的武器,而在戰局一開始的時候就被敵人突襲擒住了手臂。

“該死!”

余慶頂著手臂上傳來的那股劇痛,想要竭力催動體內的靈氣和魔氣來反抗對手。

有魔氣這個底牌在,他的實力也遠超一般的后天修士。

只要能試著掙脫,他就還有機會在敵人面前自保。

可是,就在這一剎那..

那只牢牢鎖在他胳膊上的寬厚手掌上,竟然突然亮起了耀藍色的璀璨電光。

下一個瞬間,就有一股強悍無比的電流從那手掌上滲進了余慶的身體,鉆進了他的血肉。

“電?!”

余慶連震驚都沒有時間震驚,便被敵人電得控制不住地渾身劇烈顫抖。

那恐怖的電流就像是一條條鉆心的毒蟒,在他的身體內游走撕咬。

他只覺得自己體內的每一處血肉都像是有針在扎,有螞蟻在咬,不禁疼得痛不欲生,而且還麻痹得讓他都無力發出哀嚎。

就這么短短一瞬,余慶整個人就完全麻痹得不得動彈。

他手上戴著的那個能夠一鍵呼叫救援的智能終端,也在敵人有針對性的電擊下被轟得滋滋冒起了青煙。

而從他開門到被意外突襲再到被敵人徹底制服...

時間甚至還不到兩秒。

“哈哈哈。”

門外傳來了一個不屑的笑聲:

“什么嘛,這就結束了?”

“教授也真是的...”

“就這種水平的對手,也用得著派我出馬?”

“唔、唔!”

余慶竭力地想說什么,卻是陷在那麻痹狀態中連舌頭都轉不過來。

很快,門被完全推開。

一個高大壯碩的陌生男人走了進來:

“你好。”

“余慶是吧?”

那男人仍舊牢牢地擒著余慶的手,欣賞了一番他那被電得有些麻木的眼神。

然后,他又冷笑著對余慶說道:

“放心,我不是來殺你。”

“恰恰相反...”

“以后有機會的話,我們說不定還能一起共事呢。”

“你...”

“你到底是誰?”

余慶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語言功能:

“為、為什么要找我?”

“哈哈。”

那男人得意地笑道:

“告訴你沒關系:”

“我是歐陽志,教授麾下的首席助手。”

“至于為什么找你...呵呵...”

“你跟我回去就知道了。”

“教授?!”

余慶心里的震驚無以復加。

他根本想象不到那個神秘的教授為什么會盯上自己,而且還派來了這么一個明顯身份不低的先天巔峰高手。

而就在這時,更讓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好了!”

只見歐陽志進一步擒著余慶往房里走,突然回頭對門外說道:

“進來吧。”

“這次你指路指得不錯。”

“趕快再把魔種種好,我回去自然會向教授給你請功。”

話音剛落,一個身材傲人、面容姣好的女人,便在余慶那震驚無比的目光中緩緩走了進來:

這個女人他很熟悉,熟悉得都曾經到過互相坦誠相見的地步。

“白老師?”

“你怎么會在這!”

余慶按捺不住地喊出聲來。

白瑩瑩沒有回答,只是用她那極為空洞的眼神冷冷地瞥了一眼余慶。

“哈哈。”

“抱歉了。”

歐陽志不懷好意地笑道:

“你的白老師,現在已經完完全全是我們的人了。”

“不過不要緊...”

“等你也加入我們這一方,以后自然有的是機會和她慢慢交流。”

“混蛋!”

余慶明顯地察覺到了白瑩瑩精神狀態上的不對勁。

他一邊試著竭力在麻痹中找回對身體的控制,一邊憤怒地喝問道:

“你們到底對白老師做了什么?”

“她又為什么會和你們在一起!”

“閉嘴!”

說話的卻是白瑩瑩。

她板著一張臉,機械性地回答道:

“我現在很好,不用你來擔心。”

“教授的命令就是我的意愿,誰也沒有逼我。”

“你?”

望著白瑩瑩臉上那種明顯不正常的,死板而冰冷的神情,余慶心中愈發覺得詭異而恐怖:

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連性格都變了?

這種感覺,好像在哪里見過。

他心中一動,不由想起了那個同樣和教授有所聯系,也同樣性情大變的王樂。

“別浪費時間了!”

歐陽志的冷喝聲打斷了余慶的思路:

“電擊麻痹的效果只能持續一時,要不了多久這小子就又能鬧騰。”

“這里畢竟是居民區,我們的動靜可不能搞得太大。”

他不耐地催促起了白瑩瑩:

“動手吧!”

“給這小子身體里種上魔種,然后再控制著他把他帶走!”

“是!”

白瑩瑩僵僵地點了點頭,便順從無比地走上前來。

“額...”

余慶的表情卻是有點古怪:

給他種魔種?

他體內可都有一顆完全成熟、而且發育成了魔氣云團的魔種了。

要是白瑩瑩真的把魔種送進來,估計要不了一秒鐘就會被他體內的魔氣云團當成養料給吞了。

顯然,這事對余慶一點威脅都沒有。

而他體內那因為電擊麻痹而無法調動的魔氣和靈氣,也隨著他身體機能的恢復在迅速活動起來。

不過,這并不代表危險已經解除了:

他現在面對的是一個修為在先天巔峰、而且還能驅雷掣電的強悍魔修,而他能夠用來求救的智能終端卻已經在電擊中被徹底摧毀。

而他身旁還沒有任何幫手,空間背包里也沒有任何可以幫助他抗衡敵人的現代武器。

別無他法...

也只能盡量放手一搏了。

余慶暗暗調動靈氣,心里閃過一絲決意。

而就在這時候...

窗外陡然傳來了一陣好像是破空之聲的異樣響動。

“什么東西?”

歐陽志感官敏銳至極。

他馬上就在余慶和白瑩瑩之前察覺到了這陣異響,然后下意識地扭頭看向了窗外:

只見在那敞開的窗戶外面,黑漆漆的夜色之中,突然有一個圓滾滾、胖乎乎的橘色身影從窗外躥了進來:

“喵!”

“什么...原來是貓啊?”

歐陽志好笑地搖了搖頭:

“這貓長這么胖,竟然還能從窗戶外面跳進來。”

“哈哈,真有意思。”

他隨意調笑了兩句,卻是突然覺得有些地方不太對勁:

“從窗戶外面跳進來...”

“等等...”

“這里是幾樓來著?”

  https://../book/73023/3337957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