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70章 火烈島尋藥引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家有閑妻夫難安最新章節!

但看著眼前聽風這些人滿身的傷還有死去的那些人,以及一邊生死不明的白靖軒,讓她就這么放過幽九,還真不是她寧若雪的作風,這不,她上前一步,看著因她上前跟著抬頭看向她的齊方道,“他傷我這么多下人,看在你的面上,我可以放他一條性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說著,在齊方還沒反應過來前,她纖手一抓,一把把幽九拽在眼前。

但這些天的經歷,她算是清楚了。

她是寧府二小姐,更是白靖軒的夫人,白府少夫人,還是手中掌握這時代根本沒有的強武器的人。

雖然那鐵疙瘩對她來說只是輕微的改造做成的,但殺傷力在這時代已夠頂尖了。

如今更擁有這鳳女之氣,可以隨心所欲支配自己體內強大的能力,更能發出這讓人震撼的鳳凰之火。

她還怕誰。

這些日子來毀容被殘害,被欺凌的種種,她向來不是什么信男善女。

就他對他們做的事,她殺了他都不過分,讓她跟他合作,純粹就是做夢。

心中想明白這些,寧若雪干脆不客氣看向他道,說著手腕一揮。

一道氣流向幽九襲去,直襲的他肩頭裂了個大口子,跟著吐出口血,整個人也因這變故無力跌坐在地。

幽九被想自己給她開出這樣的條件,她還無動于衷。

雖然心中有那么點懊惱,當時怎么就沒了解清這丫頭,當時怎么不想辦法阻止白靖軒和她,這樣他那傻徒弟也許就有機會了。

然眼下,他還是認清她的想法,雖然她的想法讓他側目,他還是低喘抬袖擦去嘴角的血,詫異看著她提醒,“你可以不為這些名利權勢考慮,難道你真一點都不關心白靖軒的死活了嗎?”

“……”果然他這話,寧若雪跟著看向他。

“要解他的蠱需要什么藥引?那藥引在何處?”對這些蠱她多少清楚些,但沒有藥引根本難逼出白靖軒體內的子蠱。

雖很想出手殺了他,寧若雪還是滿帶殺氣看著他道。

“有藥引,你懂解蠱方法嗎?”看她果然被自己帶偏,幽九裂嘴一笑。

不過是個一心只有男子的毛丫頭,虧他還認為她跟其他女子不一樣。

聽她問藥引,他跟著得意反問。

“我雖然不是什么神醫,但這些多少還是知道的。我想你應該聽說白靖軒之前就中了毒的吧?”看他還拿這些在自己跟前裝,跟自己來討價還價,寧若雪惡劣低笑,跟著又拋了個炸彈炸向他。

“他身上的毒是你解的?”雖然早知道這丫頭不一般,想著吳文遠忙碌三年都沒解的毒就被她給解了,幽九難掩心中的驚濤駭浪道。

“不錯。”寧若雪點頭。

“就算你懂解蠱,沒有解藥,他同樣會受蠱毒之苦。”幽九知道自己再也沒有跟她談判的籌碼,雖心有遺憾。早知道她這么難對付,當時弘兒跟她才認識的時候,他就讓他殺了她,是不是現在就沒那么多事了。

最起碼白靖軒手中的財勢會落到他手中,有了這些錢,他還愁沒有兵馬什么的。

然世上沒有后悔藥,所以對藥引他是決定打死都不透漏給她。

“是嗎?那我也明確告訴你,若他死,我讓你們一幫人給他陪葬。”寧若雪沒想這幽九這么狡猾,就算這樣,他現在周身穴道被自己封著。

就算沒封,他也完全不是自己的敵手,那么她殺他就跟捏死只螞蟻一樣簡單。

看他說到這些仰頭得意輕笑出聲,寧若雪跟著道,出手成爪,一道無形力道跟著掐上他喉頭。

幽九整個人就在她隨手一抓的情況下,面色赤紅,嘴巴大張,雙瞳漸漸收縮收縮。

雖然他兩手用力抓著脖子,意圖阻止她對自己的這種折磨,但死亡的陰影還是悄然籠罩在他心頭

雖然幽九是個強悍的人,他這一生也沒怕過誰,更沒服過誰。眼下他是真的驚恐和害怕了,本以為這丫頭多少是個心善的,沒想她狠起來比男人都狠。

把他僅有的那點籌碼和自信都打擊的體無完膚,然后再以他最不屑的方式一點點弄死自己。

聽風幾人就看著寧若雪一點點捏著幽九的脖子,雖然少夫人變的跟之前有些不一樣,但這個禍害少爺甚至屢次針對她的人被她弄死,也算是讓她報了仇。

就在幽九的脖子一點點繃緊,眼前變的昏暗,雙手無力垂下,就要陷入黑暗中,一道聲音急急傳來。

“不要。”聲落,一個身影一身狼狽到前,說著的同時單膝跪地,就跪在寧若雪跟前哀求,“雪丫頭,我求你放了我師傅。我也知道我無資格讓你住手,更沒資格阻止你,但如果你要殺他,就先殺了我再對他動手吧。”

來人是一身青衣的齊方。

此時他臉上的面具早已取下,露出他本來的樣子。

英俊無雙,此時卻臉上帶著迷茫更帶著無奈和絕望。

“……”寧若雪看了他一眼,沒有再用力,依然掐著幽九的脖子。

看她看向自己,齊方無奈看著她,“雪丫頭,我之前我師傅他做了很多次對不起你的事。但我對你,我一直都沒騙過你,也一直守護著你,更沒想到傷害你。那次你被抓走關起來,是我不顧我身上的傷打破鐵籠子救你,也因此惹得師傅大怒。不是我的身份,他早對我下了殺手,但我卻因為救你受了一劍”。

說著一把拽開肩頭處的衣服,露出自己半邊雖白皙卻依然帶著疤痕的肩頭,“這傷你還記得嗎?”

他的話,寧若雪腦海中跟著響起和他認識后發生的種種。

第一次相遇,她去大廚房偷東西,遇到受傷的他。

當時他明明受著傷,他還是帶她去外面野地中抓野味吃,而他毒剛解,又不顧身上的傷送她回去。

而之后,她被蘇嫣然算計,也是他不顧被白府人發現的危險去白府給自己捎信。

之后的事,他肩頭的那為了掩護自己被傷的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