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72章 胖子的尸骨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我有神位要繼承最新章節!

在眾人疑惑的時候,沒有門口的大門突然“嘭”一聲關閉起來。

他們驚了一下,回頭看,是一睹墻壁,上面畫著各種各樣的圖騰,而放在最中間的則是一頭有著九個頭的惡犬,腳下踩著骨頭,咧嘴呲牙,紅色宛如燈籠般的眼神很兇狠,姿態很鮮活,好似下一秒就會從墻上跑下來將他們撕碎。

沐全環顧一圈,好似能聽見那層次比夫的厚重喘息聲,以及口水滴答滴答的聲音,他搓著手臂的雞皮疙瘩,咽了口咽口水道:“小馬哥,這里很詭異啊,我們是不是進入到什么秘密境地了。”

“看樣子,我們后退是不能了,那就往里面走吧。”向文睿單子很大,他抬手指向道路。

“我們走了兩邊路,這里是最后一條,也是最后的重點。既然如此,為什么不進去看一看,沒準宋糖他們就在里面。”

他預感,很有可能就是在里面。

來到這里,龐達全程沒有講話,他的眼睛一瞬間轉而變成興奮的紅色,但是又被他按捺下來了。

踏破鐵鞋無覓處。他本來還在想要怎么將人給引過來,沒想到就自己跑進來了。

沐全面露糾結,但還是道:“既然都這樣了,那就進去看看吧。”

幸好他爸媽還年輕,如果他真的英年早逝,雖然感到很愧疚,但是他們還能生,時間久了總會緩解傷痛。

只是有點遺憾,他還沒有表白呢。

等到下輩子,就沒有現在的記憶和感情,那是另外一段情了。

馬通:“那就走吧。”

他們穿過通道,在火爐里面飄出好多的樣子出來嚇人,在要觸碰到的時候又被拉回去,它們喊叫的聲音很尖銳,似乎在承受著很大的折磨。

馬通多了幾眼,著重看了爐蓋幾眼,上面纏繞著鎖鏈,打的還是陰陽結。

這些火爐有點奇怪,倒不像是正常的火爐,而是像···煉尸爐。

思及此,他心一跳。

煉尸爐是個禁術,所用手段極其殘忍血腥。

當年眾前輩合力打壓著用邪術修煉的一批人,會煉尸的人幾乎都銷聲匿跡,這次怎么會出現?

如此想著,他們已經深入里面。

走進去,看到的也是很多煉尸爐。

而不同的是,相比與外面,里面的更加大,火焰燃燒得更加旺盛,分別立在兩邊。

在中間有一塊大的火堆,階梯上方是個寬敞的床榻,而下面也有火焰在燃燒著,還能看見有極具尸體并排躺著,身體已經被抽干了所有的精氣神迅速干癟,從尸體里飄出黑氣縈繞在床榻周圍,那就是煉化出來的尸氣,對鬼怪來說那是最好的修煉。

沐全眼尖,看見有具尸體還穿著鞋子,看著就像是繡花鞋,他驚呼道:“小馬哥,你看,那些尸體是不是新娘子的裝扮。”

馬通定眼一看:“還真是。”

向文睿打量四周,“那宋糖她們呢,為什么不見人。”

“看來這里還有其他通道,我們···”馬通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一道笑聲,正是錯身走過他們他們身邊,往前面去的龐達。

明明是很胖墩墩的身材,卻被他走出了一股六親不認的步伐,那抑揚頓挫的笑聲,還覺得很帥氣。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們都想說一句:辣眼睛。

想必“龐達”也及時發現了他用的身體不符合霸道邪魅人設,立馬收起了笑容,變得面無表情,眼神看著他們宛如在看死人。

沐全不知情,他還以為是被什么給控制了,他伸出手想要拉回來,“胖子,快回來,不要過去!”

然而他才邁出一步,就被向文睿拉了回來。

沐全疑惑道:“向哥,你拉著我做什么。”

就算鬧別扭,也不是現在阿。

向文睿:“別過去,他不是胖子。”

沐全目瞪口呆:“什么,他不是胖子,那他是誰!?”

他緊緊盯著已經走上階梯,側身躺著床榻上,一臉享受吸食黑色貴氣的“龐達”,只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竄到頭頂。

和他們待了那么久的胖子,居然不是胖子,還有比這個更加詭異的事情嗎。

向文睿搖頭,沉痛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是真正的胖子,也許已經···”

他沒忍心說下后面的話。

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想說的話:已經死了。

沐全怔著神情,無意識呢喃:“怎么會···”

他突然想起來,在暑假的時候胖子說他要回鄉下度假,順便直播一些山里的美食給大家。

他去了半個月,但是有好幾天都銷聲匿跡,大家以為他消失了,但是幾天過后他安全從山里面出來。

那時候誰也沒有想到,彼龐達,已經不是真正的胖子了。

想到這些,沐全紅潤著眼眶。

他撇過視線,不看再看“龐達”的樣子,害怕會忍不住馬上哭出來。

馬通出聲道:“他應該是黑煞。”

黑煞只是一個稱呼,他們將運用煉尸術的邪修統稱為黑白雙煞。

因為要想練成此數,就是要一男一女才能成功,而且還是同給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也是同年同月同日死才行。

而且要想練得此術,建造身體得過程極其折磨人,所以古往今來很少會有修煉者動用此術。

沒想到會在今日碰到,而且修為不低。

黑煞吸食了一口鬼氣,臉上滿是猙獰的滿足,他看向馬通,道:“馬通?馬家的后人嗎。滋滋,當年的馬友財可是響當當的人物,身為他的后代,你居然去給被人當徒弟。要是馬有財知道了,會不會氣得吐血,哈哈哈。”

他仰頭大笑,看向和馬有財神似的容貌,眼底浮現恨意。

當年要不是馬有財破壞了他的好事,不然何苦現在窩在這里修煉。

不過沒有關系,他們現在習得煉尸之術,可比之前的修為要高多了。

馬家?馬有財是誰?

馬通不懂,在他有記憶里就是再道觀生活,和師父兩人相依為命。

師父也從來不會說關于他身份的事情,他小時候好奇,但現在很佛系。

該知道的時候總會知道。

這個刺激手法,馬通不接招,直奔主題:“那些新娘呢,你們都弄去哪里了。”

因為回到了自己的老窩,黑煞也就不再需要這具身體了,反正改吸收的已經全部吸收。

一股黑氣從身體里飄出來,匯聚成一個人妖不分的男人,他寬大袖袍,毫無生氣的尸體變成了一架白骨,被他扔在地上,骷顱頭歪了咔嚓一聲,隨后往旁邊滾動。

向文睿瞳孔一縮,他腳步往前動,最后還是緊緊握著拳頭,眼里含淚,嘴唇蠕動,“胖子。”

那是胖子的骨架,是他唯一剩下的東西。

那個很膽小卻仗義,很喜歡吃又整天喊著練腹肌,又喜歡在他身后嘰嘰喳喳叫向哥的胖子,卻只剩下一堆白骨在眼前。

沐全眼淚頃刻崩潰,“胖子!”

他抬手擦掉眼淚,毫不猶豫地跑撲過去想要抓住要滾下懸崖底下翻滾的巖漿里的骷顱頭。

他救不了胖子,拼死也要讓他的尸骨完整。

他撲過去的位置是懸崖邊,很容易掉進去。

向文睿看見黑煞得逞的笑意,顯然是故意將尸骨扔過去的,他著急地沖過去想要拉住沐全,“別過去,快回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