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60 展露天賦

第一個彎、第二個彎、第三個彎……

一直來到了第七個彎,張一飛都沒有踩過一腳剎車,他就如同跟科塞爾的約定那樣,直接全油門過去!

雖然雷諾賽車全油門的速度,某些時候可能比不上f1賽車收油門的速度,但這并不代表著雷諾賽車全油門過彎的難度就低了。

因為雷諾初級賽車的性能,同樣在各方面也遠遠不如f1強悍。相同的速度對于f1賽車來說,它能很輕松的過去,但是對于初級階段的雷諾賽車來說,這就是一種極限挑戰。

所以張一飛第二圈試跑,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賽道,基本上全程都保持著260k/h的極速,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整整7個彎道,張一飛只在過5號彎的時候,松了一下油門,沒有按照f1標準290k/h過。而是自己結合之前賽道數據,加上歷年賽道錄像,選擇以230k/h的速度過了5號彎。

對于張一飛在5號彎的收油減速,科塞爾看到賽車速度感應器傳來的數據,他不但沒有選擇責問張一飛,相反臉上還出現了一絲笑容,就如同之前看到張一飛拿到冠軍時候的模樣差不多。

因為這個彎道非常的特殊,如果按照f1的標準模板來過,那么5號彎的過彎速度是290k/h。

要是之前幾站比賽的風格,受限于賽車的極速性能,張一飛不說能達到f1的290k/h過彎速度。最慢至少也得按雷諾賽車的極限,260k/h過吧?

畢竟這都已經慢了30k/h,理論上來說可以填平雙方賽車性能上的差異,只要張一飛能做到過彎完美切線,那么成功過彎的幾率還是很大的。

但是張一飛做出這樣選擇,自然有他的原因,那就是因為現在的銀石賽道,跟其他f1大獎賽的賽道,還是有著挺大的區別的。

因為其他賽道的緩沖區,要么就是選擇跟賽道同樣材質的瀝青,要么就是選擇常規的砂石,很少會出現第三種質地的緩沖區材料。

銀石賽道這一點就完全不同了,它是從軍用機場跑道改建而來的,后期對于賽道的投入相對較少,所以它的緩沖區既不是較貴的瀝青,也不是相對便宜的砂石,而是草地跟泥地!

沒錯,銀石賽道的兩旁緩沖區,就是非常普通的草地跟泥地。這種緩沖材質,就導致賽道的路肩很容易有“污物”,影響到輪胎的抓地力。

所以銀石賽道,不能像其他賽道那樣的肆無忌憚借用路肩過彎,更多是考驗車手對于常規切彎的極限把控。

這樣就是為什么,銀石賽道會成為f1賽道的范本,正式因為它沒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過彎方式,能贏很多時候都是憑借著硬實力!

沒有辦法借用路肩,甚至是緩沖區來極限過彎,那么雷諾賽車的過彎極限將大幅度的下降。

f1能以290k/h的速度過,雷諾初級賽車哪怕就是用260k/h的極速過,只要賽道有一絲的異物,都有可能失控翻滾。

加上中下級別空氣下壓力的調校,輪胎得到的抓地力將不是很足。所以張一飛進入5號彎收油,把速度降低到了230k/h,而不是一味莽撞的模仿f1速度直沖過彎,

這代表著他對于銀石賽道絕對是認真思考過,沒有像之前那樣死記數據。

正是這一點讓科塞爾感到很欣慰,初級車手模仿f1的走線跟速度無可厚非,因為這是他們進階、學習的過程而已。

但是想要成為最為頂尖的車手,就必須要有自己對賽道的理解,開創出屬于自己的風格。

今天的張一飛,已經展現出來這個瞄頭,他不只是單純的跑,而是變得會考量做出應對,用適合自己的方式過彎了。

……

連續的高速彎過去之后,張一飛即將迎來一個叫做vale彎的直角減速彎。

vale彎在賽道上面幾乎是一個90度的直角,賽車在入彎之前,需要把速度給降低到2擋80k/h,然后用切彎的方式過去。

這個彎道的主要難點,就是因為之前的彎道都是高速彎,很容易讓車手形成一種心理慣性,下意識的把速度給開到最多,打算繼續高速過彎。

結果突然面對的是堪稱直角vale彎時,很多車手都是采取緊急剎車,把速度給降下來過彎。有些速度過快的,為了避免自己沖出賽道,甚至直接一腳把剎車給踩到底,導致賽車輪胎抱死。

張一飛雖然是第一次跑銀石賽道,但是之前科塞爾的嚴厲“批評”,讓他對于銀石賽道的地形,有著更加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并沒有犯這種失誤。

而是在進入vale彎之前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準確的找到了剎車點,并沒有出現任何的錯誤。

“漂亮!”

維修站里面的山本右京看到這一幕,直接叫好了一聲。要知道賽道數據不單單是張一飛要看過記住,山本右京這個數據分析師,同樣也要牢牢記住。

他之前一直都擔心,張一飛這種激進風格會不會過彎上頭,在vale找不準剎車點。

甚至山本右京一度想要用語音通話系統提醒張一飛,只是見到科塞爾都沒有動作,山本右京也不敢開口。

數據分析師在策略團隊里面沒有決策權,比賽工程師才是賽事團隊的老大。更何況科塞爾,還是山本右京的導師,自然他就沒什么發言權。

只是山本右京所不知道的是,張一飛在進入vale彎之前,科塞爾就已經把手指放在了紅色的通話按鈕上面,準備提醒張一飛前面的直角減速彎,只不過科塞爾最終沒有按下去。

因為今天張一飛已經展現出來,對于賽道更深層次的理解,而不僅僅是紙面上的數據。科塞爾不想打斷張一飛目前良好的競技狀態,很多東西與其要去提醒,還不如讓張一飛自己去理解。

畢竟未來進入f1車隊之后,這些事情終究還是要考張一飛自己,現在過于指手畫腳的介入,去解決賽道上面的一些難點,可能這對于張一飛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

出了vale彎后,接下來就是銀石賽道最難的彎道之一,號稱俱樂部的cb彎。

這個彎道并不算復雜,只是一個相對普通的高速彎道,難點就在于前面vale彎的減速,出彎之后必然要瘋狂的加速,把彎道上面損失的速度跟時間都補回來。

而且以方程式賽車的性能來說,隨便一腳油門下去,速度輕松接近200k/h,如果換做是f1賽車。過彎之后快速加到300k/h,也不是什么難事。

按照f1的標準,cb彎的過彎速度是4檔210k/h。但是這個速度,對于雷諾成績賽車還是太快了一點,轉向根本就沒有辦法完成,大概率是直接甩尾沖出去。

張一飛想要達到f1的速度,那么就必須利用路肩跟緩沖區,這樣能擴大切線的極限,保持雷諾賽車的穩定性。

但問題是銀石賽道特殊的緩沖區質地,張一飛很擔心路肩上面會有泥土或者其他的雜質,一旦遇到什么點泥水,輪胎的抓地力下降將會驚人,失控的風險將會呈幾何倍數的增加。

要不自己再減速過這個彎?

張一飛腦海里面冒出想法,f1賽車的極限標準是210k/h,那自己按照180k/h的速度過,這總沒問題了吧?

只不過這個想法稍縱即逝,因為相比較5號彎290k/h的極速,210k/h這個速度并不快。賽道緩沖區容易打滑是事實,但cb彎上個路肩就能過去,自己有這么畏懼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張一飛無法容忍自己賽道上面的畏懼跟懦弱。并且張一飛還想到了科塞爾,如果自己再減速選擇穩妥的話,那他肯定會按耐不住出言質問。

不過話說回來,按照以往的慣例,這個時候耳麥里面,已經會傳來科塞爾的咆哮聲音,提醒自己保持過彎的速度。

但是這一次,科塞爾卻沒有發出任何的指令,準確來說就是自己從試跑上賽道后,科塞爾好像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

這種情況張一飛唯一能想到的,那就是科塞爾對于自己速度的不滿。所以張一飛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直接選擇了4檔210k/h,毫無畏懼的騎上路肩,然后找尋apex點過彎。

210k/h的速度是驚人的,特別過彎時候,張一飛要非常精準的控制騎上路肩的邊緣,保證不跟緩沖區的泥水還有草地發生什么“親密”接觸。

“導師,一飛君,還是選擇挑戰了。”

山本右京本以為張一飛這個彎道,會跟之前一樣,選擇減速安全通過。但是現在看來,自己還是想錯了。

聽到山本右京這句話,科塞爾只是嘴角笑了一笑,并沒有說話。

因為他了解張一飛,這小子骨子里面是激進的,自己的壓迫只不過是把他那種激進給釋放出來的而已。

只要有機會,張一飛絕對不會墨守成規的過彎,因為對于一名激進的車手來說,挑戰極限帶來的刺激感,才是他們征戰賽道所追求的魅力。

之前張一飛選擇減速過彎,那是因為5號彎如果不減速,以雷諾賽車的下壓力,不借助路肩跟賽道緩沖區的話,以230k/h的速度真過不去。

但是cb彎的角度更大,速度相對來說也慢,如果這種情況下張一飛還不敢騎路肩卡極限過彎,那他也就不是張一飛了!

  https://../book/73471/333793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