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一百八十六章 閹黨盛極

周正忙著周方的婚事,里里外外的走動。

同時,他更加主動的關注朝局,與田珍疏,胡清鄭等人走動越發密切,時時刻刻注視著絲絲縷縷的變化。

這一天,周正再次來到王之臣府邸。

遞過拜帖,房門領著周正進入王府的一個涼亭。

王之臣一如上次在兵部見到周正時候的模樣,淡定從容,嘴角帶著微笑。

兩人坐下,敘了茶,王之臣看著周正道:上次知道你來過,不過我在宮里。

周正打量了王之臣一眼,開門見山的道:大人準備辭官了?

王之臣的微笑漸漸消失,輕輕點頭,道:我若是不走,不止朝廷的兵備有礙,遼東那邊也有所被掣肘。

一個做事的人反而成了掣肘,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不過王之臣一言而過,再次微笑著道:你對遼東一直很有見地,現在遼東戰事危急,怎么看?

周正大概能猜到王之臣心中的無奈,不好多言,道:戰事已經持續近一個月,若是這幾天沒有大變,建虜只能撤兵了。

黃臺吉這次是傾力而來,十多萬大軍,糧草消耗可不是一筆小數,加上久攻不克,除了退兵沒有其他路可走。

王之臣若有所思,道:我也是這么看的,不過還是不能大意。寧錦總兵力不過五萬,軍備,糧草,軍心都不足。

大明軍備荒廢已久,哪怕是所謂的九邊重鎮也是極其不堪。

周正倒是沒太擔憂,道:下官更擔心東江鎮。

王之臣道:這個不用擔心,毛文龍的兵力現在只有一兩萬人,除了做些威懾,不會真的與建虜硬碰硬。

東江鎮的軍備比寧錦還不堪,對沈陽的威懾越來越小,黃臺吉十萬大軍可以圍困寧錦一個月而不顧忌沈陽安危就可見一斑。

周正心里始終有些不放心,道:大人還是莫要過于寬心,建虜狡詐,需要再三防備。

王之臣看著周正對遼東‘異乎尋常’的關心,臉上笑容越多,道:你的見識,膽魄都很不錯,一直在外可惜了,有沒有想過去哪里?趁著我還能說得上話的時候。

周正道:下官不是來跑官的。不知大人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王之臣看著周正,好一陣子道:跑不跑都無所謂,關鍵在心。如果遼東勝了,我應該會平安無事的離開,如果敗了,那我就是首罪,傳首九邊不至于,斬立決應該逃不了。

兵部尚書,果然是六部尚書中最危險的!

周正內心里不希望王之臣辭官,朝局中難得的一個與他想法相近的人,頓一會兒,道:大人一定要走?

王之臣默默點頭,他是不得不走,這不是被人排擠,背鍋,而是為了國事,他若不走,很多事情將無法繼續。

周正想著即將來的大變局,以及日后王之臣可能復起,沒有再多勸,道:那下官祝大人一切順利。

王之臣看著周正,笑著道:現在人人避我不及,你還是第一個主動上門的,若是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說,我能幫的就幫你一次。

周正心里自有想法,再一次的道:下官真的不是來跑官。

王之臣笑著,微微搖頭,道:也罷。不過,我給你個建議,京城是做不了事情的,地方上或許可以,你還年輕,不要窩在京城。

周正嗯了聲,道:下官確實想過,明年希望能外放出京,認真做些事情。

雖然都察院系統相對封閉,一向是內部調遷,但外放也是常見,周正現在是七品的監察御史,若是外放,必然是上等縣知縣,甚至是一些下等府知府也可以。

如果不怕扎眼,惹來非議,甚至于上等府都行。

想去哪里?王之臣來了興趣。

周正道:真定,保定一帶。

真定府,保定府都在北直隸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靠著山東,山西,河南。

但我覺得你適合去永平府。王之臣突然說道。

周正一怔,永平府?

永平府這個名字可能有些陌生,但位置卻一點也不陌生,它在北直隸東北方,轄區內有山海關,薊州鎮,另外,喜峰口也在永平府。

也就是說,若是建虜真的繞過了山海關,從喜峰口入塞,那么永平府首當其沖!

這個位置,是一個非常特殊,也非常危險的地方。

周正皺眉,思索著。

永平府不止有兩個九邊重鎮,還有多個衛所,盡管已經荒廢,但勢力交錯,復雜,別說一個七品監察御史了,就是三四品的大員去,想要理清軍政幾乎也是不可能。

衛所,是一個敏感的存在,一不小心就引火燒身。

周正思索一陣,抬頭看著王之臣道:大人為什么想下官去永平府?

王之臣道:因為你對遼東很有想法,但遼東太復雜了,反而是永平府相對簡單一點,若是永平府經營的好,山海關有足夠的支撐,面對建虜將更有能力與底氣,朝廷也能集中精力解決燃眉之急。

周正道:下官如果去了,只怕不出一個月就會被逮捕回京。

王之臣想著周正在朝堂上的無懼無畏,笑了聲,道:若是你想去,我就給你爭取一些權力,比如總理永平府軍備。

王之臣的意思是希望周正去永平府做知府,同時總理軍備,那就是軍政一手抓了。

依照大明的軍政分離制度,這明顯不合規矩。

但大明壞的規矩太多了,遼東也特殊復雜,若是這一次遼東大勝,王之臣又被迫辭官,他的舉薦,或許朝廷會斟酌同意。

周正認真思索著這件事的利弊,永平府確實是個危險的地方,但崇禎二年建虜就可能入塞,他怎么能不做些什么?

王之臣見周正沉思不絕,笑著給他倒了杯茶,道:不著急,回去之后認真想想。

周正抬頭看著周正,道:下官會好好想一想的。

王之臣笑容越多,既然想,那就是心動。

周正出了王之臣府邸,走在路上,還在思索著與王之臣的對話。

身在朝局確實無法做事,但永平府這個地方,他能做什么,做多少?如果兩年后建虜真的由喜峰口入關,他該如何?

周正回到府里,大門內外充滿了喜慶,家丁婢女來來往往,都是一臉笑容,有說有笑。

周正壓下心底的亂緒,笑著去找周方。

周家這邊十分喜慶,沒過幾天,朝廷也傳來好消息。

圍困錦州,寧遠一個多月的建虜開始撤退,寧錦之圍解了!

京城為之大振,這種震動不同上一次,大明已經兩次成功擋住了建虜的進攻,說明遼東穩固了,能守住了!

這讓大明上下長松了一口氣,京城上空的陰霾一掃而空。

周清荔為此也是罕見的喝了幾杯酒,站在屋檐下看著紫禁城方向,一臉笑容。

周正,周方陪站在他兩邊,周方自然也是高興,邊陲得穩,懸著的心落了地。

周正雖然臉上也帶著笑容,心里卻還在想著東江鎮,只希望毛文龍能有所警惕,不被建虜所趁。

待到六月十五,周方大婚,周家盡管想低調,來的人還是不少。

周正這個‘二叔’自然擔當起迎接賓客來來往往的重任,府里內外忙的腳不沾地,一點空閑都沒有。

直到夜深,他才渾身酸痛的解放。

涼亭里,周正與田珍疏對坐,兩人臉上都帶著放松的表情。

田珍疏銅鈴大眼都是笑意,道:恭喜了。

周正喝了口茶,醒醒腦,道:有勞。聽說你要出京巡視山西?

田珍疏道:嗯,山西近來事情特別多,朝廷看不下去了。

小心。周正道。現在各處匪患猖獗,什么高官,欽使,完全不在眼里。

田珍疏看著周正,道:你打算什么時候歸朝?

周正道:我的假期還有一陣子,快了。

大變在即,周正不能一直在外面旁觀,旁觀固然可以躲避一些危險,但排排坐,分果果的時候也會沒份。

田珍疏點點頭,道:若是需要幫忙就直說,浙江道待不下去,我想辦法,將你調到江西道來。

周正已經在想著明年外放出京的事,微笑著道:沒事,說到底我就是一個小小的御史,遼東現在守住了,就更沒我的事,應該沒誰還記恨我。

田珍疏笑了聲,不置可否,忽的又道:關于朝廷里對這次遼東戰事封賞的事,你聽到一些了吧?

周正神色不變,輕輕點頭。

魏忠賢攬功,要大肆封賞他的人,更是拿到了多個爵位,都封給魏家,客家人。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就是,寧錦之戰的大功臣,袁崇煥并沒有如上次一樣得到豐厚獎賞,這一次,真的只是加官一級,其他的,全都沒有!

朝廷里,兵部尚書王之臣辭官,霍維華迅速登上兵部尚書寶座,閹黨占據了朝堂所有的高位!

一系列的變化都只說明了一個問題,閹黨權勢日盛,權利集中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

這是取死之道啊,不說崇禎上位了,就是天啟能容得了幾時?

  https://../book/73701/3336702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