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 夢境

關于因陀羅那個神奇的夢境,要追溯到十年之前了。那年因陀羅九歲,重櫻臺——就是好抽到的那個小空間,里頭還沒有后來的小樓。

花樹堆雪,草地上零零散散的躺著十幾個軟墊子和抱枕,其上有幾個小小的身影。

“這個,真的是遠古神明的東西嗎?”

說話的小孩是群里新來的,也是最后一位成員,五官精致好看,發色有如夕陽般溫暖。

他趴在沙發墊子上,看著長發男孩兒搗鼓著手中精巧的玉瓶,純凈如海洋的藍色眸子里滿是好奇。

“好,你真的不是在糊弄我們么?”端著一盤奶油小蛋糕走過來的男孩一身小西裝,狐疑地看著小伙伴。

被稱作“好”的男孩有一頭酒紅色的長發,他垂下頭時,長發就像緞子一樣柔順地鋪在他身后,漂亮極了。

聞言,好停下研究小玉瓶上符文的動作,抬頭看向來人,墨色眸子星星點點。

“我又沒說真的是。”好撇了撇嘴:“我只是覺得這上面有神靈的氣息而已。”這不是看外邊的符文特別有意思,所以才想來研究研究嘛。

“誰知道你們都跑來問了。”好嘟囔道,這個東西是隨著小空間一起抽到的,上面的封印符文讓他一看就覺得有搞頭。

嗯,好也不知道為什么,從小就對陣法啊術式啊一類的特別熟悉。

西裝小少年翻了白眼,隨手叉了一塊小蛋糕塞進一旁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小男孩嘴里。

“還神明的氣息,好,你就胡扯吧,這世上哪里有什么神靈。”小少年放下托盤,看著小倉鼠一樣鼓著臉頰嚼吧嚼吧的小男孩,伸手擦去了他臉上不小心沾到的奶油。

“中也,不要吃的太急。”

好挑了挑眉:“雖然我不知道我的直覺準不準,不過新一,直到現在,你還在維持著你可憐的科學觀念嗎?”

工藤新一給中也擦臉的手一僵。

“新一哥哥?”

中也眨巴眨巴藍汪汪的大眼睛,仰著頭看著小哥哥。

“沒事,中也,吃你的。”工藤新一默默在心里念“莫生氣,莫生氣”,好聲好氣地和小朋友說話。

好:這廝大概忘了,我能讀心。

“我以為,你早該想通了。”

“不管你們怎么說,我還是相信科學。”工藤新一隨手撈了一個抱枕抱在懷里,試圖保住最后的倔強。

管你們妖魔鬼怪,老子只是普通人。

好轉了轉手中的小玉瓶,冷笑了一聲:“你以為你還能當成普通人?”

從某種方面來說,小伙伴里面確實只有工藤新一一個普通人類,但是......

上上次他倆在夏威夷碰面的時候新一還需要好幫忙解決一只背后靈。上次現實里碰面,工藤新一就進化到可以自己扛著網球拍劈飛地縛靈的程度,還指望自己能過上什么平靜日子?

新一正要反駁回去,原本在好手中轉動的小玉瓶猝不及防被甩了出去,剛好摔在了新一放下的蛋糕托盤上。

然后三個人就眼睜睜看著,那個好費盡了力氣都沒有解開符文的小玉瓶,就這么輕輕巧巧地碎了。飛濺的玉瓶碎片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消失,里面的東西盡數灑在了放在托盤邊緣的黑森林蛋糕上。

好:“......”

新一:“......”你不是說這個瓶子上的符文很難解開嗎?

不明所以的中原中也眨了眨眼。

因陀羅從林間拐出來,看到的就是小伙伴們大眼瞪小眼的場景。

“你們,怎么回事?”

因陀羅剛剛把他弟弟阿修羅哄睡著,又被難得回來的老爹用奇奇怪怪的眼神打量了一天,憋屈的很。因陀羅小朋友就想上聊天室來找小伙伴們訴訴苦,然后發現小伙伴們好像都不在線,索性直接跑進空間來了。

果然這時候平時聚會的地方都有人誒。

因陀羅啪嗒啪嗒跑過來,隨便找了個地兒坐著,順便蹭了蹭抱枕。

“因陀羅啊。”好揉了揉小伙伴的頭,笑瞇瞇道:“沒什么,我們就是在友好交流,中也你說對不對呀?”

扭頭看在場最小的娃。

中原中也誕生于世不算太久,此時正抱著工藤新一塞給他的小蛋糕,對上了三雙洋溢笑意的大眼睛。

“好尼桑說的對呀~”中也仰著頭道,新一哥哥和好哥哥都在笑,友好交流,應該就是開心的意思吧。

因陀羅狐疑的看看好,又看看新一,兩個小伙伴正以一種奇妙的眼神對視。

chuya,這不是開心吧。

因陀羅目光一掃,就看到了面前放著一盤小蛋糕。

其實很喜歡甜食但無奈自家那邊少有,只能在小伙伴這里如愿的因陀羅默默伸出了手,拈了一塊小蛋糕。

于是,結束了眼神廝殺的好和新一,回頭就看到因陀羅挖著一塊黑森林,并且已經吃了一半。

“等等因陀羅這個不能——”

因陀羅抬起頭,疑惑地看著驚恐的小伙伴,然后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的意識沉入了最深的黑暗,不知過了多久,幽深的黑暗中隱隱綽綽落下光影,他循著唯一一道微光走去,踏入了一幕幕分不清現實與虛幻的畫面。

同他和弟弟阿修羅長得極為相似的男子,穿著形式相似的戰甲,在戰場兩邊遙遙相望。

站在那兩個男子的石像之上,黑發和金發的少年在進行生死廝殺。

有微笑的青年留下血淚,有萬人奔赴的戰場尸山血海,和他長得極為相似的男子持一柄團扇執一把鐮刀笑得張揚而瘋狂,長發男子身后萬千蒼木呼嘯而來,黑色的不明物咧著獰猙的嘴竊笑,血月蔓延,白發的女神降臨。

因陀羅看到他的父親從時空中現身而來,對金發和黑發的少年講述著古老的過往,卻否定了他的一切。

“斑——!!!”“柱間——!!!”

“佐助——!!!”“鳴人——!!!”

因陀羅醒來之時,只覺得自己仿佛在夢里走過了一生。

面前是友人擔憂自責的臉,橙發的孩子趴在他身邊睡得極不安寧。

“因陀羅,你怎么樣?”

好手上聚起靈光,上上下下檢查了小伙伴一遍。新一盯著因陀羅放空的臉龐,語氣十分焦急。

“……我沒事,”因陀羅甩甩頭道:“只是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

沒有檢查出什么毛病,好皺了皺眉,下意識覺得不是什么好夢。

“方便說嗎?”

自然沒什么不方便的,因陀羅對著好和新一,很快把自己的夢交待了一遍。

說完后,新一還在思索這是怎么回事,而好幾乎是不假思索:“這怕是你的未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