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6. 第二個世界

羅晨源的學校生活可以說是平淡如水。

姚良在觀看了一周的學校錄像后,得出了這個結論。

在那次去私立中學處理打架事宜時,他給學校捐了一棟樓作為交換條件后,成功獲取了學校監控的查看權,可以隨時在線觀看羅晨源在學校中的表現。然而和預料中不同,羅晨源雖然不太喜歡學習,上課的時候卻很老實,秉持著睡覺優先絕不打擾別人學習的原則,表現堪稱乖巧。

而為了幫特困生出頭跟張家那群人打架一事,也變相地讓這群人憎狗惡的紈绔們,風評好了一絲。有些了解不深的學生還覺得傳言有誤,雖然有著成績不好、脾氣看起來也不太溫和、熱愛攀比、拿著家里的錢揮霍等等缺點,但是心都是好的,也沒有胡作非為惹是生非嘛,和另一群校霸不一樣。

比拿來做對比的、以張家為代表的一群人忿忿不平:放屁!我們還不知道他們,都是一樣的人,鬼知道他們發生了什么!

和羅晨源趙逸星他們稍微熟悉一點的,對這些人這幾個月以來的缺席感到好奇極了,他們實在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樣的力量,才能讓兩個見面必定掐起來的紈绔成為關系親密的朋友。

在這之后,姚良還收到了不少家長打來的電話,或直白或委婉地表示,是否有什么教育孩子的秘訣,他們也想要學一學,甚至有家長想讓姚良開班授課,或者把自家孩子送過來學習的,著實讓人哭笑不得。

一天下來,管家已經可以熟練地用話術拒絕這些請求了。

姚良接著看了幾天,羅晨源的表現很是老實,他的要求并不高,倒也不期望能把對方掰正成努力學習的優等生,不過還是就這樣的上課態度說了一下,第二天,他就在監控里看見了一個努力與睡魔做斗爭,聽得滿臉都是問號的兒子。

羅晨源縱然有無數缺點,但如今的他還沒有太走歪,至少還有聽話這一個優點。

他在蒼藍會所待了不少時間,回到學校后,沒過多久就迎來了長假,面對著以往天書一樣的試卷,驚異地發現自己除了班級名字考號外,竟然還能答一些題目,或許是在父親的高壓政.策下,他無意中也找到了一點學習的能力吧。

考完的羅晨源回家后書包一扔,口中喊著:“我約了趙逸星一起玩,這兩天不回家了!”就離開了,管家勸阻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他已經躥出了大門,眨眼就看不見人影。

管家轉過頭:“先生,您看這……”

“隨他去吧,也就能輕松這幾天了。”

五天后,包了個網咖打游戲的少年們,睡得七倒八歪,還沒清醒就被一群黑衣保鏢拎著衣領,送進了一輛大巴車。一臉懵逼的眾人望著疑似*屏蔽的關鍵字*現場的動靜,正準備開口要罵人報警,手上就被塞了一張紙條,上面是他們家長簽訂的同意書,將這群少年送到軍事夏令營去玩耍一個半月。

他們翻來覆去、反反復復看著手上的紙張,一個字一個字仔細看清楚,無法否認這些就是父母的字跡,畢竟哪個紈绔沒有點模仿父母筆跡簽名的本領呢。

一回生二回熟,不用問,這件事肯定有姚家的影子,下了車之后,一群人沒做別的,先按住羅晨源揍了一頓。

趙逸星滿心悲憤,你說他那天干嘛要和羅晨源鬧不痛快,如果他那天選擇退一步*屏蔽的關鍵字*,那么他就不會被關在蒼藍會所三樓整整幾個月,現在還要放棄舒舒服服的空調WiFi西瓜,手機電腦沙發,來這個見鬼的軍事夏令營,不就是軍訓換了個名字嗎?他們又不是蠢得看不出來……

“軍事夏令營是干什么的?會教開飛機嗎?”

“戰斗機不可能吧,但我覺得肯定會教我們射擊。”

“誒,我在視頻上看見過那種重*屏蔽的關鍵字*,不能使用的話,就算摸一摸也是挺好的。”

“既然是夏令營應該不會太累吧,可能跟蒼藍會所的強度差不多?”

他錯了,這里真的有看不出來的蠢貨。趙逸星咬牙切齒,不明白自己為何從城區一霸,淪落到如今的地步,千錯萬錯,果然還是羅晨源的錯!

他覺得剛才有點打輕了,不過這個念頭還沒有轉完,他們的教官就出現了,真相果然如同趙逸星想得那般殘酷,說是軍事夏令營,實際上就是變相的軍訓,據說他們還有畢業要求:標準軍體拳,障礙跑等等,足以讓嬌生慣養,就在前幾個月吃過苦的小少爺們綠了臉。

跟真正的軍訓比起來,他們猛然發現之前在蒼藍會所的日子就像天堂,一天下來累得手指都不想動,腦袋剛沾到枕頭立刻就睡著了,食堂的飯菜味道還不錯,只是他們連拿筷子夾菜都顫抖著喂不進嘴里,還是羅晨源和趙逸星一起去要了勺子,這才能安撫饑餓的腸胃。

將人丟到軍營后,姚良便沒有再管過羅晨源,雖說是任務對象,但這幾個月以來,他也摸清了對方的性格,就連蒼藍會所都只能老老實實待著,在他精心挑選出來的營地里,更是做不出什么大事,頂多也就鬧一下脾氣,很快就能被*屏蔽的關鍵字*下去。

他此刻在關注的,是網絡上冒出來的一股*屏蔽的關鍵字*勢力,很微小,在龐大的網絡海洋中,如同細小的水流一樣容易被忽視,然而處處都在引導對姚家不利,姚良的直覺告訴他,這些人與任務的完成有關系。

他還記得原本的軌跡中,后期冒出來的引導羅晨源迅速墮落的那些人,一開始他的目標放在姚家內部,要知道現在的姚氏也不是鐵桶一塊,姚良占據了掌控權,同樣也占據了太多的資源,他只有一個兒子,如果廢了,對其他姚家人來說是好事,還可以用羅晨源來對付他。

其次是外部的仇家,姚氏坐在首富的位置上,樹敵無數,想通過毀了羅晨源,從而攻訐姚氏也不是沒有可能。原軌跡中,為了給羅晨源收拾爛攤子,原身沒少奔波,姚氏在那段時間的發展也被掣肘。

同時,他還找了人來調查集團內部,果然也發現了一些或大或小的問題,有一些是中飽私囊,有一些背后則有另一股勢力的影子。

姚良排除了姚家主導的可能性,如果是姚家的這些人,不會愿意折損自己的利益,會更多地將精力放在他們父子,尋找錯漏,而不會在產品質量上動手腳,畢竟這樣做的話,會讓姚氏的口碑都遭到損害,就算日后換一個掌權者,也無法挽回口碑。

當然,或許姚家有目光短淺的人想要利用這一點來拉他下馬,但這樣的舉動更多的應該還是*屏蔽的關鍵字*的主導。如果以原軌跡中來看,他們除了成功讓羅晨源變成一個五毒俱全的廢物外,倒也沒造成任何大的破壞,不過依舊需要小心提防。

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他聯系了好幾個不同的*屏蔽的關鍵字*來調查幕后的勢力,也沒有泄露自己的身份,鑒于姚氏內部錯綜復雜的關系,這件事他連管家都沒有告訴,在羅晨源他們訓練的這段日子,姚良除了處理姚氏的文件,做得最多的就是慈善行業和翻看*屏蔽的關鍵字*送來的消息。

那些人很是謹慎,可能是一開始就做好了被察覺的準備,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像滑不留手的泥鰍一樣,*屏蔽的關鍵字*幾次找到線索都斷掉了。姚良倒也不著急,他確信這群人遲早會再次出手,只要盯緊了就好。

軍營對人的改變作用是巨大的,當某天出差回來的時候,看見屋子里又黑又瘦的人影時,姚良站在原地,仔細辨別了一下面容,才確認這就是被自己扔進夏令營的羅晨源。

記憶中驕矜的神色蕩然無存,臉上甚至多了幾分堅毅的神采,軍隊的印記還在他身上,即使回到了舒適溫馨的家中,坐在柔軟的沙發上,他依舊下意識地挺直了腰背,正眉飛色舞地跟滿臉心疼的管家說著夏令營里的生活。

他們在那里面過得生不如死,魔鬼一樣的訓練,讓這些細皮嫩肉的少年們叫苦不迭,然而沒有任何用,那里面的教官鐵面無私,不像他們父母會心軟,鬧得越起練得越狠,又有父母簽下的同意書,簡直是往死里操練他們。

幾次下來,他們就學乖了,再配合上教官動不動就打擊他們的毒舌,這群少年不服氣的心理也冒出來了,不就是蒼藍會所的加強版嗎,他們就不信自己還挺不過去了。

也別說,咬牙堅持以后,日子竟然好過了許多,晚上還有思想課讓他們放松一些。教官也變得和藹許多,有時候還會帶他們去軍隊的超市買些東西,還透露了后期可能會有射擊訓練這樣的事情,讓一個個精神萎靡的少年們頓時斗志滿滿。

一個月下來,他們中體質最弱的,都可以堅持五公里越野跑了,雖然后半程依舊累得恨不得趴地上,但射擊課就像掛在驢前面的胡蘿卜一樣,讓他們能夠順利地堅持下來。

等到離開軍營的時候,這段時間的經歷讓一伙人的感情更加好了,一起同過窗、一起扛過槍,關系迅速升溫到鐵哥們。而無數次咒罵這個地方的少年也一個個淚灑大地,哭唧唧表示自己還沒摸夠槍,一周頂多兩節課,根本不能過癮,還哀嚎著舍不得教官,更有耍寶的抱著教官大腿,弄得本來有些傷感的教官又好氣又好笑:“快滾吧,小兔崽子們。”

“教官,我們會來看你的。”

他們依依不舍地上了車,在車上還學習唱著學來的歌。

姚良挑起眉梢,態度溫和地聽著羅晨源跟他說夏令營的事情,等講到不舍的時候,他淡定地點點頭,若有所思:“既然你們這么舍不得,寒假的時候我記得也有訓練營。”

羅晨源的笑臉頓時碎掉了,他轉過頭看著自己的父親,恍惚間看見一道黑色的猙獰影子在他背后浮現,終于明白了商場上魔鬼的稱號來源。他想說些什么,然而話到嘴邊,徹底變了樣:“好啊爸,趙逸星他們也說想教官,不如一起去吧。”

他回家還沒多久,暑假就結束了,背著書包去上學的羅晨源精神不振,他沒想到,夏令營對他都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暑假作業給了他成噸的沖擊,被壓著補作業的日子實在是太可怕了,最可氣的是,老師不收作業。

感覺心碎成渣的羅晨源倒在桌子上,一臉的生無可戀,耳邊突然響起了柔和的詢問。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他不爽地抬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漂亮得好似精靈的少女,長發如瀑,笑容和婉,陽光為她披上一層霞衣,羅晨源在那雙清澈的眼眸注視下失去了過往的伶俐,結結巴巴地說:“當、當然可以。”

他還殷勤地將桌子上的東西都搬開了,手忙腳亂地給她擦桌子,換來女神一句謝謝。

少年捂著心口,面紅耳赤:麻麻,我好像戀愛了!

與此同時,姚良也拿到了一份資料,翻開的第一頁,少女的照片貼在右上方,短發、凌厲,好似出鞘的利劍一樣鋒銳。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