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1. 第三個世界

對于如何完成這個世界的任務,姚良有一個模糊的計劃,不過這個計劃需要紀晚晚的配合,所以卡在了進度的第一步。

獲取紀晚晚的信任,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簡殊這段時間的行動下,就算紀晚晚性格再怎么活潑開朗,現在也可能緊閉心扉,更何況根據原軌跡中的描述,紀晚晚并不是一個多么外向的人。

社交圈不廣、沒什么朋友、耳根子軟、天真內向、易于掌控,或許還有些缺愛。如果不是這樣的性格,她也不會成為簡殊的獵物。

只不過簡殊看走了眼,紀晚晚確確實實看起來是個包子,但她的內心很柔韌,她從來不會完全依附別人,失去自我變成一個傀儡,所以才能看透他的愛情陷阱,并且果斷地提出了分手,沒有留下分毫余地。

如果不是簡殊后來無孔不入的糾纏,和外界環境的精神摧殘,紀晚晚絕對不會變成現在的狀態。但如果不是最后那個意外,而是讓紀晚晚離開這座城市的話,她恐怕會很快恢復精神,擺脫如今的陰影。

這也就導致,如果姚良表現得有一點不對,這位已經被逼得神經敏感的女性恐怕會立刻將他排除在可求助范圍之外。

看著宿主的一副頭疼的模樣,系統發出了幸災樂禍的笑聲,這不是一個靠武力就可以度過的世界,實驗室原本給的考驗世界并不是這一個,系統拍著胸脯打包票說絕對沒問題,才將這個世界作為考驗任務。

畢竟希望宿主早點接高級世界的任務,和希望打臉自己的宿主也被狠狠打臉,這一點也不沖突。

系統將對宿主的單方面聲音屏蔽再次加強,笑得無比暢快,以至于都沒有聽見宿主的呼喚,還是在第二聲的時候才出現:[宿主,您有什么事?]

[系統商城是否可以開啟?]

[可以,宿主您要購買什么?]系統一下子來了興趣,它跟著姚良三個世界,還是第一次聽見他主動要求購買東西。

[黑客技能。]

話音未落,系統商城的虛擬面板就在他眼前展開,快速跳到了黑客技能這一頁:技能分為高級、中級、初級三種,價格也迥然不同,尤其是高級技能,需要1000點積分。

他臉上的拒絕太過明顯,系統突然來了精神,“唰”一下將技能的描述展開:[宿主您別看積分高,它絕對物有所值,這是如今科技最發達的世界都能夠使用的黑客技能,甚至可以入侵最高等級世界的任何科技成果中,并且絕對不會被人發現,還可以不斷升級,1000積分絕對是白菜價。

而且不用擔心積分不足,現在購買還可以享受分期付款,最高可分為二十個世界償還,心動不如行動,您還在等什么?]

[不需要。]姚良無視掉系統猶如電視推銷一樣的安利,平靜地關掉了這個頁面,來到了初級黑科技能那里,與高級技能的價格截然不同,初級技能只需要兩百積分,下面的描述很是簡單,“縱橫人工智障及以下科技水平世界的黑客能力”,與高級技能那滿滿幾頁的介紹形成了鮮明對比。

系統好像一下子焉了,介紹也變得有氣無力起來:[初級黑客技能可以保證宿主,在人類進入智能時代初期科技的世界使用,且絕對不會被發現,本世界適用。]

然而姚良并沒有停留,還點了旁邊的優惠兩個字,系統如遭重擊,甚至連介紹也不準備說了。

初級技能也有分期付款這樣的便利,不過賒賬最多三個世界,而下面還提供一個世界的單獨使用權,僅在購買的世界可用,價格也十分低廉,只有永久技能的十分之一。

愉快購買了20積分技能的姚良叫住了準備離開,撫慰自己被宿主的摳門打擊的心靈的系統:[這個世界的改造對象經歷是需要我自己查的嗎?]

之前的世界中,姚良只要有原身的記憶和原軌跡就夠了,改造對象的過去在記憶中都可以查看,而且與原軌跡分毫不差。然而這次不同,即便這是一個改造失敗的世界,它也發生了改變,姚良不想自己的過程出現什么紕漏。

系統頓了頓,它思考自己是不是忘記了把該給的資料發給宿主,發現自己確實沒給后,系統很鎮定:[是的,宿主,這也是考驗中的一環,請宿主自行查閱。]

雖然是自己的失誤,不過它可以在評定的時候彌補,就不要讓宿主知道自己的不靠譜了。這樣想著還是無比心虛的系統,飛一樣離開,并打定主意不再出現。

對于這一點,姚良已有心理準備,倒也不覺得失望。新購買的技能很快派上了用場,他利用原身不算太好的電腦,調查了簡殊的生平。

系統商城的技能很是奇妙,只是用積分進行購買,大腦里就能夠擁有所有可用的知識,即便之前完全沒有接觸,如今看來也像1+1等于2一樣簡單,仿佛他真的學習過這方面的知識一樣。

很快,他就從各種繁雜的網絡軌跡中,找到了簡殊的資料,也找到上一位執行者。

執行者的身份是簡殊的哥哥,一個月前出國留學,大約就是申請退出任務。雖然姚良并不知道上一任執行者是如何對簡殊進行性格糾正的,不過下來看來并沒有一點成效,簡殊只是變得更加善于偽裝,并且騙術更加高超。

他的禍害對象不是原軌跡中的那些人,但數量并沒有減少,同時,和他談過戀愛的女性,除了紀晚晚之外,甚至沒有一個人看穿他的真面目,無一不是被徹底洗腦,即使被分手也認為是自己的錯,這樣的手段讓人不寒而栗。

不過到了紀晚晚這里之后,倒是與原軌跡中的差別不大了。

姚良終于明白了前面的執行者會失敗的原因,簡殊是天性的惡,他不會因為溫柔的感化而改變,相反,他享受于著別人的溫柔帶給他的利益,冷酷地剖析自己能得到的好處,同時也享受著掌控他人的美妙滋味。

有些惡人是無法感化的,就像簡殊,就像初始世界的改造對象,這樣的人,需要的也不是走上正軌,而是付出代價。

將簡殊的資料放進隱藏加密文件夾之后,門口傳來了開鎖的聲音,與他們合租的另一名女生回來了。她的作息時間和原身有些相似,早出晚歸,即使在休息日也閑不住,喜歡出門,算是一周能見上幾次面的陌生人。

在原軌跡里,這名合租的室友還提醒過紀晚晚,要小心她的前男友,不過這位女生沒有多強的正義感,提醒幾句算是極限了,要讓她為室友出頭,這有些強人所難。

在簡殊的多次敲門打擾下,她也有些不滿,對帶來麻煩的紀晚晚也多了幾分遷怒。雖然不至于勸說紀晚晚和簡殊在一起,不過也沒有好聲色,直言不諱地表示,希望紀晚晚能解決前男友這個噪音源,或者換一個房子。

姚良并沒有出去跟對方打招呼的意圖,他只是突然發現,紀晚晚并沒有吃晚餐。

在他回來到現在深夜的這幾個小時中,紀晚晚的房間安靜地仿佛沒有人居住一樣,仔細想想,在原身搬來之后,與她的接觸幾近于無。如果之后一直如此的話,博取信任的難度陡然加大,都見不到面,更別說讓對方相信自己了。

第二天是工作日,姚良六點清醒的時候,衛生間已經有了響動,他換了身衣服走出去的時候,正好遇見紀晚晚在化妝。

見到他出現,紀晚晚肉眼可見地提高了化妝的速度,自然地點頭說了句早安,然后匆匆穿上鞋子離開。過程不到五分鐘,除了打招呼的那一下,余光都沒有分給姚良的意思。

這并不是一個好兆頭,工作日早出晚歸,休息日在房間里不出現,如果想要打破堅冰,他需要更多的時間或者一個契機,不需要太多的信任,只要她愿意配合。

姚良沒有去上班,而是直接向主管表示了辭職,并且將自己的辭呈發到了對方的郵箱。原身并不在很重要的職位,也不是業績最多的員工,最佳員工的稱號也與他無關,所以在不要求這個月工資的情況下,辭呈很快得到了通過。

他設置了一個自動追蹤系統,定位了紀晚晚和簡殊兩個人,還入侵了簡殊的手機,實時掌控他的消息。這一天簡殊沒有去紀晚晚的公司,他很會控制頻率,在一段時間刷存在感之后,他便營造出了自己工作也很忙的狀態,免得紀晚晚公司的同事認為他是一個無業游民,這樣反倒會弄巧成拙,雖然他實際上卻是沒有一份正經的工作,只是拿著一臺單反說自己是攝影師。

在監控中可以看見,簡殊除了對紀晚晚的窮追不舍外,手機里還同時與其他女孩聊天,他有著兩個手機,一個拿來尋找獵物,另一個用來應付女友的查崗。在廣撒網的那個手機里,簡殊用恰到好處的關懷、留出舒適的距離、再給自己創造一個可以讓女孩子心疼的過往,對前女友的癡情和被拋棄傷害這樣的人設,來打動他手機聯系錄里的大部分女生。

姚良隨便點開一個對話框查看聊天記錄,從一開始禮貌的問候,到之后的熟稔。簡殊不動聲色地在各種試探著對面女生的性格,挖掘對方的資料,利用被辜負的癡情人這樣一個故事,引導對方不知不覺講出自己的傷心事,營造兩個人互舔傷口的氛圍,之后女生果然與他更加親密。

這或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又或許是一點小調劑,畢竟在他的通訊錄里,還有許多這樣聊過,卻最終被單方面切斷聯系的女性,她們也算逃過一劫。

簡殊的手機接到了一條來自“兄弟會”的消息,有人艾特他,表示最近的困境是否需要他們幫忙。

這個群組里,幾乎都是和簡殊一樣的人,有個中老手,也有想要學習技巧的新人。他們會在群里分享自己捕獲的獵物的信息,也會在遇到無法攻克的目標時去找其他人求助,群文件里有著各種各樣的教程,將別人當作可以操控的玩具。

姚良忍住了怒火才沒有將這個群直接解散,他冷著臉在群里放了一個編寫的小程序,再讓它們擴散到每個群成員的手機里。

而這時,簡殊已經和幾個同市的男子商量,想要通過一場英雄救美,來拉近和紀晚晚疏遠的距離,而策劃的時間,就從這周五晚上開始,忙碌一周后能夠放松的假期,心理防線也會低一些。

姚良看著他們七嘴八舌完善這個原軌跡中沒有出現的、所謂的英雄救美,挑眉有了一個主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